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 跳到主要內容
::: 高攀龍 - 教育百科

詞條名稱:高攀龍

開啟關聯 收藏

國家教育研究院辭書
基本資料
作者: 蔡碧璉
日期: 2000年12月
出處: 教育大辭書
辭書內容
名詞解釋:
  高攀龍(1562~1626)字雲從,後字存之,別號景逸,今江蘇無錫人;生於明世宗嘉靖四十一年,卒於明熹宗天啟六年。高攀龍曾中舉人與進士,於二十五歲聽過顧憲成講學後,便立志向學;於明神宗萬曆二十年(1592)為行人司行人。當時四川的張世則上疏謂「程、朱之學不能誠意,壞宋一代風俗」,而高攀龍則對於程、朱之學大力擁護。其後因直言得罪閣臣王錫爵,而被貶到揭陽為添註典史。其間與陸粹明、陳獻章等談論數日,學問日進,而更加發憤,力求徹悟本體為目的。
  高攀龍被貶半年後返回故鄉,時值顧憲成放歸田里,於是二人共同講學於東林書院。雖然東林書院是顧憲成所倡議復修,但書院中許多規程都由高攀龍訂定,而且他在該院講學的時間長達二十八年,比顧憲成還久。到明熹宗時,又任官光祿寺卿,而為官不到五年,因與在朝奸黨不合,被削籍為民。當時東林書院是奸黨的眼中釘,因此東林書院也被查封。不久奸人大捕東林黨人,高攀龍不忍辱身於賊手,於是飲酒後,在後園池中從容自殺。
  高攀龍論學以「復性」為教育宗旨;以「格物」為學習方法;以「居敬」和「靜坐」為修身養性的依據。他認為「性」是本體,是一種天理,是至善的,並且是上天所賦予,完美而無缺的。他也進一步指出心、氣、情等與性之間的關係,說:「中心者之所以為體,寂然不動者性也。和者心之所以為用,感而遂通者情也。」又說:「心、氣分別譬如日,廣照者是氣,凝聚者是心,明便是性。」意思是認為人類生命的活動全靠精神作用,而這種精神作用充塞於全身之中便是氣;若團聚於中並能主宰一切便是心;若表現於外的喜、怒、哀、樂等便是情。而氣、心、情三者能有條不紊、合於道理便是性,所以性是一切精神作用的本體。這個本體是善的,由其所生的心、氣、情等精神作用也是善的;而若心、氣、情不是由性所生,則可能受環境影響,為私欲所蒙蔽,而失去作用。因此,要有好的行為,必須要有規則的精神活動,所以回復天然自有的本性,就是「復性」。以此高攀龍主張以「復性」為教育宗旨,而復性的方法便是「格物」,意思是指要探索真理;能深究道理,便可真正明白道理,私欲便可以去除,而恢復原來善的本性。
  高攀龍也主張以「居敬」和「靜坐」作為修身養性的功夫,他說「心無一事之謂敬」,而要使心中湛瑩無一事的工夫,便有賴「靜坐」的修養,因為靜坐是「喚醒此心卓然常明,志無所適」的工夫,由於志無所適,則會精神收斂,去除雜念與昏穢之氣,因而心地清澈,使本體呈現出來,這時所呈現的是空無一物,便是所謂的敬。所以靜坐是居敬的入門,也是修身養性的工夫。
  高攀龍著有〔古本大學正蒙集註〕、〔朱子節要〕、〔大易易簡說〕、〔周易孔義〕、〔就正錄〕、〔高子遺書〕等書,〔明史〕有傳。
資料來源: 國家教育研究院
授權資訊: 資料採「 創用CC-姓名標示- 禁止改作 臺灣3.0版授權條款」釋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