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 跳到主要內容
::: 王維 - 教育百科

詞條名稱:王維

開啟關聯 收藏


教育Wiki

名籍簡介:  王維,字摩詰,祖籍山西祁縣,唐朝詩人(701年-761年),受人尊稱為“詩佛”。今存詩400餘首。


目錄

生平經歷

王維自幼聰穎,不但九歲時便能作詩寫文章,後來成為開元、天寶間著名詩人。

而且工於草書隸書,嫻于絲竹音律,擅長繪畫,是個多才多藝的才子,在青年時代便已名動京師,得到皇族諸王的敬重,寧王、薛王待他就象師友一樣。唐人薛用弱《集異記》記載:“王維右丞,年末弱冠,文章得名。性嫻音律,妙能琵琶,遊歷諸貴之間,尤為岐王之所眷重。”關於王維應舉,《集異記》曾有一段有趣的記載。當時有一個叫張九皋的人,使人走通了公主的後門,公主曾授意京兆試官,要以張九皋為解頭。王維也將應舉,同岐王商量,希望得到歧王推薦。但歧王權勢哪比得上公主,不能與公主爭,於是只好以王維的才華去爭取公主,如此這般地安排了一番。過了幾日,岐王讓王維穿上錦繡衣服,鮮華奇異,帶著琵琶,同到公主第宅,說是帶酒樂來為公主奉宴。王維為皙白少年,風姿俊美,非常惹人注目,公主看見後,問岐王說;“這是何人呀?”岐王回答說;“是個懂音樂的。”便讓王維給公主獨奏新曲。王維彈撫琵琶,聲調哀切,滿座為之動容。公主直接問王維道:“這是什麼曲子?”王維起身答道:“是《鬱輪袍》。”公主甚感驚奇,非常高興。岐王趁機對公主說:“此人不只長于音律,若說詞學,更佳,簡直無人能超過他。”公主更感驚異,問王維是否有寫就之詩,王維從懷中拿出數卷詩獻上。公主看過之後,驚奇不已,說;“這都是我所誦習過的,從前以為是古人之作,原來就是你寫的!”於是讓王維更衣,不作伶人看,而升于客人之列。王維風流蘊籍,而且說話風趣,大為座中各位貴人所欽重。岐王見時機成熟,便說:“若教京兆府今年能以此人為解頭,誠為國家的榮光。”公主說:“那為什麼不教他去應舉?”岐王說:“聽說您已經囑託,解頭不是要給那個張九皋嗎?”公主笑道:“那是因為他人求情,哪是我要給張九皋。”隨即回頭對王維說:“你要取解頭的話,我當全力薦你。”就這樣,又改薦王維,王維做了解頭,一舉登第。這個故事未必完全屬實,或者純屬傳構,但從中可知王維少年時代便成為引人注目的名人。王維中狀元,卻是事實,據考證,乃開元九年(721年)狀元,時年21歲。

王維開元九年春天中狀元後,即解褐為太樂丞,開始了仕宦生涯。

但他隨即因為署中伶人舞黃獅子犯禁,受了牽連而謫為濟州司法參軍。當年秋天便離開京城,赴濟州任。濟州在今山東荏平西南,王維在那裏度過了四年多的光陰。其中開元十三年(725年),詩人裴耀卿任濟州刺史,裴為河東人,與王維是同鄉,待王維不錯,使王維稍得安慰,但裴很快又赴宣州任職,使王維甚感惋惜。在裴耀卿離開濟州不久,王維也于開元十四年(726年)春天辭去司法參軍之職,離開濟州。

據陳鐵民《王維年譜》,王維離開濟州後,在淇上住了二年,開元十七年(729年)赴長安,在長安又閒居了幾年。

初到長安,他即開始從大薦福寺道光禪師學習頓教,結識了詩人孟浩然。孟浩然開元十六年(728年)赴長安應試,落第後滯留長安,第二年冬返回襄陽,王維作詩送別,詩云:“杜門不欲出,久與世情疏。以此為長策,勸君歸舊廬。”勸孟浩然回鄉隱居,不必辛辛苦苦地來長安舉試求官。這是因自己中狀元後仍不得意,所以有這樣的話。作為一個才子,一代名人,王維這個時期不太得意,青年時期賦閒,心中當然不是味道。而且此期間又喪妻。王維的妻子大約在開元十九年(731年)去世,當時他才31歲。妻子去世後,王維不再續娶,幾十年一直獨身,於此也可見他的思想情態。

雖則王維勸孟浩然歸舊廬隱居,但他自己的求仕之心並未完全死滅,或者因名臣執政,復又求仕。

閒居長安時,即他34歲那年,赴洛陽,獻詩中書令張九齡,希求汲引,隨後便隱于嵩山。嵩山地近東都洛陽,隱於此正可待機而出。次年他便拜右拾遺,又為朝官,做了兩年右拾遺,又為監察御史,40歲時,遷殿中傳御史。就在閒居和這樣的官職變換中,他度過了許多年的時光,而進入中年,此後或隱或官,所為官為左補闕、庫部即中,品階雖稍高了點,但仍為侍從閒官,總不得意,這樣又過了10年。王維50歲時,丁母憂,離朝屏居輞川,服滿後,又做了幾年的文部郎中。進一步使他仕途失意的,是安史之亂中曾陷於叛軍中,得罪了唐王朝。

唐玄宗天寶十五年(756年)六月,安祿山叛軍陷潼關,隨之攻入長安,玄宗倉皇逃往四川,王維沒來得及逃走而被俘。

被俘後,他曾吃藥取痢,假稱患病,以逃避麻煩。但因為他的詩名很大,安祿山派人將他迎到洛陽,拘于菩提寺,不管他答應不答應,硬委之以偽職。無奈之中,王維當了安祿山的給事中。但他的心依舊追隨唐王朝。安祿山宴其部下于凝碧宮,王維聞之而悲,暗中作了一首詩:“萬戶傷心生野煙,百官何日再朝天。秋槐葉落空宮裏,凝碧池頭奏管弦。”正是這首詩救了他的命。

至德二年(757年)九、十月,唐軍相繼收復長安、洛陽,王維與其他陷賤之官,均被收繫獄中,隨後押到長安。

這些人按律當死。有人提出王維凝碧宮詩可證其忠於唐王朝之心,加之他的弟弟王縉請求削己官職以贖死罪,唐肅宗特此原諒了他,不但不殺,而且還給了個太子中允之職,可謂不幸中之大幸。這時,王維已57歲,接近暮年了,接太子中允不久,加集賢殿學士,後又遷太子中庶子,中書舍人。上元元年(760年)夏,60歲的王維轉尚書右丞,這是他一生所任官職中最高的官階,也是最後所任之職,只任了一年,第二年七月便去世了,所以後世稱他為王右丞。


學術

王維擅長各種詩體,尤以五言律詩和絕句著稱。

王維前期的詩大都反映現實,後期則多是描繪田園山水,王維最擅長的也是田園詩。

在盛唐階段,王孟的田園詩派影響頗大,和高岑的邊塞詩派同為那個時期的重要代表。

前期詩歌,富於進取精神,譏刺貴戚宦官,譴責紈挎子弟,抒寫遊俠意氣,情調慷慨激昂,充滿浪漫主義豪情。

後期詩歌,因世途險惡,崇奉佛教,而以描寫田園山水景物、表達閒情逸致、宣揚隱士生活和佛教禪理為主。所寫山水田園詩,數量多,藝術成就高,最能代表王維的藝術風格。如《漢江臨泛》一首,從大處落筆,狀寫襄陽一帶的壯麗山川,氣勢雄渾,意境空闊,“江流天地外,山色有無中”一聯,成為千古名句。又如《山居秋瞑》,用細膩的筆觸,勾畫月照、泉流、竹喧、蓮動等許多富有特徵性的事物,獻給讀者一幅清新秀麗、優美和諧的秋雨之後的山色圖。他的山水田園詩,作物精細,狀寫傳神,色彩鮮明如畫。又語言清新凝煉,含蓄生動。王維除詩作優美外,又擅畫,為當時著名畫手,宋代大詩人蘇軾《書摩詰藍田煙雨圖》說道:“味摩詰之詩,詩中有畫;觀摩詰之畫,畫中有詩。”所評極為精當。

王維精通佛學,佛教有一部《維摩詰經》,是維摩詰向弟子們講學的書,王維很欽佩維摩詰,所以自己名為維,字摩詰。
王維詩書畫都很有名,非常多才多藝。音樂也很精通。受禪宗影響很大。他創造了水墨山水畫派,此外,還兼擅人物、宗教人物、花竹,精通山水畫,對山水畫貢獻極大,被稱為“南宗畫之祖”,《歷代名畫記》以畫山水體涉古今讚譽他在山水畫方面的貢獻,《唐朝名畫錄》評價為風致標格特出,……畫《輞川圖》山谷鬱盤,雲水飛動,意出塵外,怪生筆端,在《舊唐書》本傳中,也有山水準遠,雲峰石色,絕跡天機,非繪者之所及的稱頌。
王維的山水畫大多以雪景為題材。《宣和畫譜》中記載,他流傳下來的一百二十六幅畫裡,就有四分之一是雪景,如《雪溪圖》、《江山霽雪圖》。除了山水畫,他的人物畫和花卉也很傑出,大都不理會四時季節,不同季節的花隨意畫在一起;人物畫多為寫實,如《四皓圖》、《伏生 授經圖》。



評價

  宋朝文學大師蘇東坡曾讚美說:「味摩詰之詩,詩中有畫;觀摩詰之畫,畫中有詩。」可惜他的畫作已經亡失,今天所見都是後人的仿作品。



著作

《王右丞集》、:《輞川集》


作品

《終南別業》

中歲頗好道,晚家南山陲。興來每獨往,勝事空自知。行到水窮處,坐看雲起時。偶然值林叟,談笑無還期。

這首詩約作於開元十年作者年近四十之時。在開元十六年後從道光禪師學佛,以後隱居終南,他既追求清淨空寂,又不拾棄人生,所以詩中融入禪意,把參悟禪理與欣賞自然很好地結合起來。這首詩順應自然,尋求與自然默契的勝境,純以寫所用心取勝,人的行止,景的生滅,都沒有滯礙。「行到水窮處,坐看雲起時」,是寫景又不泥於景,無處不可適意,偶遇林叟,隨便談笑,竟不覺該有個回去的時候了,達到物我兩忘、色相俱空的境界。


《送別》

下馬飲君酒,問君何所之。君言不得意,歸臥南山陲。 但去莫復問,白雲無盡時。

這首詩通過對話的形式,表現了友矢志歸山、作者設酒饌別的場景。詩句看似平淡,但細細品味,其中包含了無限深意。「君言不得意」,既是朋友歸山的原因,其中也有作者的感慨。當此之時,對友人任何安慰的語言都顯得那麼拙笨與多餘,惟有悵望天上自由舒捲的白雲而仰天長嘆了。這無言之言,遠勝萬語千言,而這種比興寄託的手法,深得詩中三昧,並蘊含了不盡之餘昧。            

鍾惺在【唐詩歸】中評這兩句詩說:「感慨寄託,盡此十字,蘊藉不覺,深味之,知右丞非一意清寂,無心用世之人。」。


《鹿柴》(輞川集第五首)

空山不見人,但聞人語響。      返景入深林,復照青苔上。

山中闃寂無人,祇是偶爾聽到一陣人語的聲響,相反相成,更增加了山中的靜趣,一縷夕陽的返光透過深林密枝,照射在青苔之,上更襯托出環境的幽美,反景以逆筆得趣。作者就沉浸在這樣靜謐的氛圍中,長久體味著寧靜的趣味。詩人意在寫靜,攝取了兩個極微的動態:空山人語和夕陽返,這一瞬間的動感又在出無限的靜意。

 

《竹里館》 (輞川集第十七首)

獨坐幽篁裏,彈琴復長嘯。深林人不知,明月來相照。

王維輞川絕句多從客體著筆,描寫環境的空幽。這首全從主體入手,寫人與大自然獨處的樂趣。作者坐於叢深處,彈琴長嘯。嵇康彈琴,孫登(晉隱士)長嘯,他們似乎還想要人知道,王維?寫彈琴長嘯,人都不知,祇有明月自相照。情趣的然,自然呈現。 


《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》

獨在異鄉為異客,每逄佳倍思親。遙知兄弟登高處,遍插茱萸少一人。

本詩原注:「時年十九。」這是初去長安時所作。首句點明客居他鄉,用了兩「異」字,這是受王勃的啟發。王勃九月九日】詩云:「九月九日望鄉臺,他席他鄉送客杯。」王維這裏「獨在異鄉」寫孤獨之感,又繼之以「為異客」來加重氣氛。「每逄」句用筆自然,大不同於王勃詩拘泥沈重。說「每逄」,可見不衹是重陽節,說「倍」就不僅寫出佳節之思,並將平時無日不思暗示出來。而正因為平時無日不思,才更顯出此時思情之重。「遙知」二句構想巧妙,不從自己著筆,而寫想像中的情境,衹寫當家中兄弟都頭插茱萸登高時,就會感到少我一人,而自會油然生起相思憶之情....兩句中含有雙重想像,兄弟相關切之情,不言自明。

詞條功能

轉寄詞條
錯誤通報
友善列印
推薦關聯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