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 跳到主要內容
::: 王褒 - 教育百科

詞條名稱:王褒

開啟關聯 收藏


教育Wiki

個人簡介

王褒字子淵,漢朝著名文人,生卒年不詳。蜀資中(今四川省資陽市雁江區)人,他的生卒年失載,只知他的文學創作活動主要在漢宣帝(西元前73~前49年在位)時期。他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辭賦家。王褒少年時期就善於寫詩,工於作賦,對音樂也有較高的修養。當時的漢宣帝是一個十分喜愛文學與音樂的皇帝,自己也會創作,因而經常徵召各地在這方面有造詣的文士到長安。擔任皇家的文學、音樂方面的“待詔”。益州刺史王襄得知王褒是位很有才學的人,就請他來到成都,讓他在成都寫詩,並將他寫的詩配上音樂歌唱。王褒又為王襄作傳,故深得其賞識,上奏推薦王褒有過人之才。漢宣帝立即下令召見。王褒進京之後,漢宣帝就出了個題目,要他寫一篇《聖主得賢臣頌》這篇文章怎麼寫。王褒是頗費了一番斟酌。構思時他想到了馬,所以文中便出現了馬跑的“情景”,“縱馳騁騖,忽如景靡。過都越國,蹶如曆塊。追奔電,逐遺風,周流八極,萬里壹息。何其遼哉,人馬相得也!”王褒以寫馬寫出善禦者六轡在手,操縱自如,意在用良禦禦駿馬比喻聖主得賢臣,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漢宣帝勵精圖治的景象。這篇文章是王褒散文的代表作,描述十分生動,音樂也頗為急促,使人如見其馬,如聞其聲。這篇文章深得漢宣帝的好感,他任命王褒為待詔,不久又升為諫議大夫。


著作及觀點

除了《聖主得賢臣頌》,王褒又寫有《僮約》,這是他的作品中最有特色的文章,記述他在四川時所親身經歷的事。神爵三年(西元前59年),王褒到“煎上”即渝上(今四川彭州市一帶)時,遇見寡婦楊舍家發生主奴糾紛,他便為這家奴僕訂立了一份契券,明確規定了奴僕必須從事的若干項勞役,以及若干項奴僕不准得到的生活待遇。這是一篇極其珍貴的歷史資料,其價值遠遠超過了受到漢宣帝讚賞的《聖主得賢臣頌》之類的辭賦。在《僮約》中有這樣的記載:“膾魚炮鱉,烹茶盡具”;“牽犬販鵝,武陽買茶”。這是我國,也是全世界最早的關於飲茶、買茶和種茶的記載。由這一記載可以知道,四川地區是全世界最早種茶與飲茶的地區;武陽(今四川彭山)地區是當時茶葉主產區和著名的茶葉市場。此外,他所描述的當時奴僕們的勞動生活,奴伴關係,是研究漢代四川社會情況的極為重要的材料,可以使人從中瞭解到西漢社會生活的一個側面。王褒特別善於寫詠物小賦,他是漢代寫詠物小賦的代表作家。其代表作洞蕭賦凡甘泉賦人在當時即獲得了很高的評價。洞蕭本是古代的一種排蕭,發音清晰而幽靜,在宮廷和民間都廣泛使用。《洞蕭賦》既描述蕭管之所生,寫出了竹林中的景物;又表現蕭聲之動人,極盡描繪和誇張。全篇用楚辭的凋子,以大量的文字鋪敘洞蕭的聲音、形狀、音質和功能。音調和諧,描寫細緻,形象鮮明,風格清新。這種賦不同於漢代大賦,而屬於驕麗可喜、娛悅耳目的詠物小賦。如其中的一段:“朝露清冷而隕其測兮,玉液浸潤而承其根。孤雌寡鶴娛優乎其下兮,春禽群嬉戲翱翔乎其顛。秋綢不食抱樸而長吟兮,玄猿悲嘯搜索乎其間。處幽隱而奧屏兮,密漠油以獺摻。惟詳漢宣帝與漢武帝一樣,信神仙,好游獵。王褒在京中任職了一段時期後,漢宣帝聽信方士之言,要他回益州去祭祀傳聞之中的“金馬碧雞之寶”。不料竟在途中染病,未得醫治即死於旅途之中。


評價

王褒早年的經歷,我們不大清楚。漢宣帝時,由於宣帝喜愛辭賦,先後徵召文學之士劉向、張子僑、華尤、柳褒等待詔金馬門。王褒也得到益州刺史王襄的推薦,被召入京,受詔作《聖主得賢臣頌》。宣帝令他與張子僑等一起待詔,多次帶他們田獵,經過宮館,便命他們寫作辭賦以為歌頌。不久,將他提拔為諫大夫(秩比八百石,低於縣令)。後來,聽說益州有金馬碧雞之神,宣帝命王褒前往祭祀,結果病死於途中。由此可見,王褒的仕宦經歷比較簡單,主要是充當皇帝的文學侍從,未見有何作為。這種經歷,使他很難具備司馬相如那種獨立不羈、超凡脫俗的胸襟和氣魄;但他畢竟擺脫了拘守一隅的局限,走出了巴山蜀水,因而眼界還是比較開闊的。總之,作為一個著名賦家,王褒沒有司馬相如那種磅礴的氣勢和批判精神,無法達到相如“廣博宏麗,卓絕漢代”的巨大成就;但他善於觀察生活,善於描寫那些獨具特色的事物。在漢賦的題材開拓、手法創新和語言錘煉等方面,都作出了自己的貢獻,仍然不愧為一代名家。他那詼諧幽默的語言風格,乃是巴蜀人民樂觀開朗性格的外在表現,在巴蜀文學史上產生了不可忽視的影響。


詞條功能

轉寄詞條
錯誤通報
友善列印
推薦關聯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