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 跳到主要內容
::: 〔近思錄〕 - 教育百科

詞條名稱:〔近思錄〕

開啟關聯 收藏

國家教育研究院辭書
基本資料
作者: 賈馥茗
日期: 2000年12月
出處: 教育大辭書
辭書內容
名詞解釋:
  〔近思錄〕是朱子(熹)採輯周濂溪(敦頤)、程明道(顥)、程伊川(頤)和張橫渠(載)四子的遺書而成,據載也有朱子友人呂東萊(伯恭)的意見,但只署名朱子。四子本各有專書,朱子採輯此錄的目的,是選擇專書中關於大體、切於日用者,供學子初學之用,讀過此書之後,可以略得四子思想的梗概,然後再讀四子的專書,容易入門。朱子所錄的各條,經張伯行加以集解,意義更為詳盡,是研讀宋代理學的有用資料。
  〔近思錄〕的書源為:周子〔太極通書〕、〔明道文集〕、〔伊川文集〕、〔周易程氏傳〕、〔程氏經說〕、〔程氏遺書〕、〔程氏外書〕、〔張子正蒙〕、〔橫渠文集〕、〔易說〕、〔禮樂說〕、〔論語說〕、〔孟子說〕、〔語說〕等。
  〔近思錄〕中共收取四子六百二十二條,分為十四卷,卷目與要旨如下:(1)道體:論性之本原,道之體統,為學問之綱領;(2)為學:論為學之要在尊德性、道問學、明道體、知指歸;(3)致知:論致知的方法,含讀書法與讀書先後次序;(4)存養:含知與行;(5)克治:論力行;(6)家道論齊家之道;(7)出處:論出仕的去就取捨的原則;(8)治體:論治道的綱領;(9)治法:論治國的方法與工具;(10)政事:論居官任職、處事處人之道;(11)教學:論教人之道;(12)警戒:論修己治人的戒慎恐懼之道;(13)辨異端:論辨儒家之外的學派與信仰;(14)觀聖賢:論自堯、舜以下歷代聖王、聖人與賢者。
  依〔朱文公文集〕卷八十一記載:「淳熙二年(1175)乙未夏四月,呂祖謙來訪,共編〔近思錄〕。」書成,朱熹遂在〔書近思錄后〕云:「淳熙乙未之夏,東萊呂伯恭來自東陽,過予寒泉精舍。留止旬日,相與讀周子、程子、張子之書,嘆其廣大閎博,若無津涯,而懼初學者不知所入也,因共掇取其關於大體而切于日用者以為此編,總六百二十二條,分十四卷。蓋凡學者所以求端用力、處己治人之要,與夫辨異端、觀聖賢之大略,皆粗見其梗概。……誠得此而玩心焉,亦足以得其門而入矣。如此,然後求諸四君子之全書,沈潛反覆,優柔饜飫,以致其博而反諸約焉,則其宗廟之美,百官之富,庶乎其有以盡得之。」
  呂祖謙為此書亦作跋云:「〔近思錄〕既成,或疑卷首陰陽變化性命之說,大抵非始學者之事。祖謙竊嘗與聞次緝之意,後出晚進,于義理之本原,雖未容驟語,苟茫然不識其梗概,則亦何所底止?列諸篇端,特使之知其名義,有所向望而已。至于餘卷所載講學之方,日用躬行之實,具有科級,循是而進,自卑升高,自近及遠,庶幾不失纂集之指。」
  黃東發曰:「東萊先生以理學與朱、張鼎立為世師,其精辭奧義,豈後學所能窺其萬分之一。然嘗觀之,晦翁與先生(指東萊)同心者,先生辯詰之不少恕;象山與晦翁異論者,先生容下之不少忤。鵝湖之會,先生謂元晦英邁剛開,而工夫就實入細,殊未易量;謂子靜亦堅實有力,但欠開闊。其後象山祭先生文,亦自悔鵝湖之會集,粗心浮氣。然則先生忠厚之至,一時調娛其間,有功於斯道何如邪?若其講學之要,尤有切於今日者,學者不可不亟自思也。蓋理雖歷萬世而無變,講之者每隨世變而輒易,要當常以孔子為準的耳。孔子教人以孝弟忠信躬行為本;至子思則言誠,至孟子則言性,已漸發其祕,視孔子之說為已深。至濂溪則言太極,至橫渠則言太虛,又盡發其祕,視子思、孟子之說為益深。一議論出,一士習變。至晦庵先生出,始會萃濂洛之說,以上達洙四之傳,取本朝諸儒議論之切於後學者,為〔近思錄〕,然猶以無極太極陰陽造化冠之篇首,則亦以本朝之議論為本也。東萊先生乾道四年規約,以孝弟忠信為本,明年規約,以明理躬行為本。至其題〔近思錄〕卷首,則謂陰陽性命,特使之知所嚮,講學具有科級,若躐等陵節,流於空虛,豈所謂近思?嗚呼?學者可以觀矣。」於〔近思錄〕示初學者,以入學之門,言之甚詳,亦推崇備至。
資料來源: 國家教育研究院_〔近思錄〕
授權資訊: 資料採「 創用CC-姓名標示- 禁止改作 臺灣3.0版授權條款」釋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