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 跳到主要內容
::: 得意忘言 - 教育百科

詞條名稱:得意忘言
ㄉㄜˊ ㄧˋ ㄨㄤˋ ㄧㄢˊ dé yì wàng yán

開啟關聯 收藏

教育部國語詞典重編本
注音:
漢語拼音: dé yì wàng yán
解釋:
  1. 不拘泥於字句言辭,既得其意,則忘其言。語本《莊子.外物》:「言者所以在意,得意而忘言。」後指彼此有默契,心照不宣。《文明小史.第二回》:「府縣心裡還當他們話到投機,得意忘言。」
資料來源: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_得意忘言
授權資訊: 資料採「 創用CC-姓名標示- 禁止改作 臺灣3.0版授權條款 」釋出
教育部成語典
注音:
漢語拼音: dé yì wàng yán
辭典附錄:
修訂本參考資料:不拘泥於字句言辭,既得其意,則忘其言。語本莊子˙外物:言者所以在意,得意而忘言。後指彼此有默契,心照不宣。文明小史˙第二回:府縣心裡還當他們話到投機,得意忘言。
資料來源: 教育部成語典
授權資訊:
資料採「 創用CC-姓名標示- 禁止改作 臺灣3.0版授權條款 」釋出
國家教育研究院辭書
基本資料
作者: 俞懿嫻
日期: 2000年12月
出處: 教育大辭書
辭書內容
名詞解釋:
  「得意忘言」的意思是說,語言文字的功能在傳達意義,表述實象,一旦能把握意義實象,便可忘卻語言文字,不受拘限;語見〔莊子.外物篇〕,其中說:「筌者所以在魚,得魚而忘筌;蹄者所以在兔,得兔而忘蹄;言者所以在意,得意而忘言。」意思是說目的性的事物在價值上超過工具性的事物,就好像魚笱的功用在於捕魚,一捕到了魚,便可忘卻魚笱;兔網的功用在於捕兔,一捕到了兔子,便可忘卻兔網。同理語言的功用在於捕捉意義,一捕捉到了意義,便可忘卻語言。這裡「筌」是竹製的捕魚器,「蹄」是捕兔的網。
  得意忘言是莊子語言哲學的核心思想;根據莊子學說,語言文字是表達意義的工具,不過「意之所隨,不可言傳」(參見「輪扁 輪」),即是說真理實象抽象普遍,難以言宣。然而俗人往往執著語言的功能,借用語言建立學說,彼此非難,互相攻訐。事實上「大道不稱」、「大辯不言」,言說功能有限,此是被非的爭議,只是自以為是的一偏之見,不足以取。道不可言,莊子這近乎「不可知論,的立場,使他在表述自身思想時陷於兩難。既然認為道是不可言傳,為何又透過內外篇十餘萬言絮絮不絕呢?〔莊子〕書中於是提出「寓言」、「重言」、「巵言」三種體例,希望讀者以之為工具媒介,一得到真意實象,應立即忘失這些語言形式,不要執著。所謂「寓言十九,藉外論之。親父不為子媒,親父譽之,不若非其父者也。」也就是說〔莊子〕書以寓言形式為主,占十分之九,是假託別人的話來表達自己的立場。所謂父親不為自己的兒子作媒,是說自己父親的稱譽不如旁人的稱譽有效果。其次「重言十七,所以己言也,是為耆艾。」也就是說重言形式占〔莊子〕書十分之七(因重言往往也是寓言),借著古人長者的言論,假託權威,以重己意。最後「巵言日出,和以天倪,因以曼衍,所以窮年。」也就是如酒器(巵)任意傾倒而出的議論。言為巵言,意在齊物,巵言在申論自然實象齊一無別的道理(參見「齊物論」、「天倪」),借之可以暢所欲言,排遣時光。
  這裡須注意得意忘言的「忘」,不是單純的喪失記憶或遺忘,而是指排除個人的成心執見;在〔達生篇〕有段巧妙的比喻說:「忘足,履之適他;忘腰,帶之適也;知忘是非,心之適也;不內變,不外從,事會之適也;始乎適而未嘗不適者,忘適之適也。」也就是說,當鞋子合乎腳的大小,穿著舒適的時候,會往往忘了腳的存在;腰帶鬆緊合宜,穿著舒適的時候,也會忘了腰的存在;同理當心靈體悟大道,怡然自適時,知心就會忘卻是非的存在;當人們能善於應物處世時,就能保持自身內在本質不變,不隨波逐流,盲從外物。能應變萬端,悠遊舒適的人,終會忘失適應本身,無入而不自得。得意忘言也是如此;當言詞適當地表達真意實象之後,言詞也就好像不存在了(言詞有如腳,意義有如鞋,意義既適,言詞可忘)。
  總結以上所說,俗人多言好辯,固無可足取,即使莊子本人使用的寓言、重言、巵言,也當根據得意忘言的原理,不可固著。語言本身只是工具,不是目的。如果把語言當作是實象真理自身,則難免「標月指」之譏。而惠施、公孫龍子等名家者流,「然不然,可不可」,玩弄文字遊戲,更是泥於小道,一曲之士而已。
資料來源: 國家教育研究院_得意忘言
授權資訊: 資料採「 創用CC-姓名標示- 禁止改作 臺灣3.0版授權條款」釋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