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 跳到主要內容
::: 東山再起 - 教育百科

詞條名稱:東山再起


教育Wiki

=一.=注解

 東山:地名,隱居的地方。再:第二次。

=二.=釋義

 從隱居的東山出來再次擔任要職,比喻失勢後重新得勢掌權,也比喻失敗以後捲土重來。

=三.=語源

 《晉書‧謝安傳》記載,東晉時謝安退職後在會稽(在浙江紹興)東山隱居,後來又起來做官,擔任宰相。

=四.=例子

 1. 前幾年的破產並未打敗他,改做生意東山再起,成了世界首富。2. 一次的失敗不算什麼,只要努力就能東山再起。

=五.=近義

 捲土重來 | 重振旗鼓 | 死灰復燃

=六.=反義

 一蹶不振

=七.=故事

公元383年八月,苻堅親自帶領八十七萬大軍從長安出發。向南的大路上,煙塵滾滾,步兵、騎兵,再加上車輛、馬匹、輜重,隊伍浩浩蕩蕩,差不多拉了千把里長。過了一個月,苻堅主力到達項城(在今河南沈丘南),益州的水軍也沿江順流東下,黃河北邊來的人馬也到了彭城(今江蘇徐州市),從東到西一萬多里長的戰線上,前秦水陸兩路進軍,向江南逼近。

這個消息傳到建康,晉孝武帝和京城的文武官員都著了慌。晉朝軍民都不願讓江南陷落在前秦手裡,大家都盼望宰相謝安拿主意。謝安是陳郡陽夏(今河南太康)人,出身士族,年青的時候,跟王羲之是好朋友,經常在會稽東山遊覽山水,吟詩談文。他在當時的士大夫階層中名望很大,大家都認為他是個挺有才幹的人。但是他寧願隱居在東山,不願做官。有人推舉他做官,他上任一個多月,就不想幹了。當時在士大夫中間流傳著一句話:“謝安不出來做官,叫百姓怎麼辦?”

到了四十多歲的時候,他才重新出來做官。因為謝安長期隱居在東山,所以後來把他重新出來做官這樣的事稱為“東山再起”。苻堅強大起來以後,東晉的北面邊境經常遭到秦兵的騷擾。朝廷想找一個文武全才的將軍去防守邊境。謝安把自己的侄兒謝玄推薦給孝武帝。孝武帝把謝玄封為將軍,鎮守廣陵(今江蘇揚州市),掌管江北的各路人馬。

謝玄也是個軍事人才。他到了廣陵以後,就招兵買馬,擴大武裝。當時有一批從北方逃難到東晉來的人,紛紛應徵。他們中間有個彭城人叫劉牢之,從小練得一身武藝,打仗特別勇猛。謝玄派他擔任參軍,叫他帶領一支精銳的人馬。這支人馬經過謝玄和劉牢之的嚴格訓練,成為百戰百勝的軍隊。由於這支軍隊經常駐紮在京口(今河蘇鎮河市),京口又叫“北府”,所以把它叫做“北府兵”。

這一回,苻堅率領百萬大軍進攻東晉,謝安決定自己坐鎮建康,派弟弟謝石擔任征討大都督,謝玄擔任前鋒都督,帶領八萬軍隊前往江北抗擊秦兵,又派將軍胡彬帶領水軍五千到壽陽(今安徽壽縣)去配合作戰。謝玄手下的北府兵雖然勇猛。但是前秦的兵力比東晉大十倍,謝玄心裡到底有點緊張。出發之前,謝玄特地到謝安家去告別,請示一下這個仗怎麼打法。

哪兒知道謝安聽了像沒事一樣,輕描淡寫的回答說:“我已經有安排了。”謝玄心裡想,謝安也許還會囑咐些什麼話。等了老半天,謝安還是不開腔。謝玄回到家裡,心裡總不大踏實。隔了一天,又請他的朋友張玄去看謝安,托他向謝安探問一下。

謝安一見到張玄,也不跟他談什麼軍事,馬上邀請他到他山裡一座別墅去。到了那裡,還有許多名士先到了。張玄要想問,也沒有機會。謝安請張玄陪他一起下圍棋,還跟張玄開玩笑,說要拿這座別墅做賭注,比一個輸贏。張玄是個好棋手。平常跟謝安下棋,他總是贏的。但是,這一天,張玄根本沒心思下棋,勉強應付,當然輸了。

下完了棋,謝安又請大伙兒一起賞玩山景,整整遊玩了一天,到天黑才回家。這天晚上,他把謝石、謝玄等將領,都召集到自己家裡,把每個人的任務一件件、一樁樁交代得很清楚。大家看到謝安這樣鎮定自若,也增強了信心,高高興興的回到軍營去了。

那時候,桓衝在荊州聽到形勢危急,專門撥出三千名精兵到建康來保衛京城。謝安對派來的將士說:“我這兒已經安排好了。你們還是回去加強西面的防守吧!”將士回到荊州告訴桓衝,桓衝很擔心。他對將士說:“謝公的氣度確實叫人欽佩,但是不懂得打仗。眼看敵人就要到了,他還那樣悠閑自在:兵力那麼少,又派一些沒經驗的年青人去指揮。我看我們準要遭難了。”

謝安派出的將領胡彬,率領水軍沿著淮河向壽陽進發。在路上,他得知壽陽已經被前秦的前鋒苻融攻破。胡彬只好退到硤石(今安徽鳳台西南),紮下營來,等待謝石、謝玄的大軍會合。苻融佔領壽陽以後,又派部將樑成率領五萬人馬進攻洛澗(在今安徽淮南東),截斷了胡彬水軍的後路。晉軍被圍困起來,軍糧一天天少下去,情況十分危急。

胡彬派出兵士偷偷送信給謝石告急,說:“現在敵人來勢很猛,我軍糧食快完,恐怕沒法跟大軍會合了。”送信的晉兵偷越秦軍陣地的時候,被秦兵捉住。這封告急信落在苻融手裡,苻融立刻派快馬到項城去告訴苻堅。

苻堅一連得到秦軍前鋒的捷報,更加驕傲起來。他把大軍留在項城,親自率領八千名騎兵趕到壽陽,恨不得一口氣把晉軍吞掉。他到了壽陽,跟苻融一商量,認為晉軍已經不堪一擊,就派了一個使者到晉軍大營去勸降。那個派出的使者不是別人,恰恰是前幾年在襄陽堅決抵抗過秦軍、後來被俘虜的朱序。

朱序被俘以後,雖然被苻堅收用,在秦國當個尚書,但是心裡還是向著晉朝。他到晉營見了謝石、謝玄,像見了親人一樣高興,不但沒按照苻堅的囑咐勸降,反而向謝石提供了秦軍的情報。他說:“這次苻堅發動了百萬人馬攻打晉國,如果全部人馬一集中,恐怕晉軍沒法抵擋。現在趁他們人馬還沒到齊的時候,你們趕快發起進攻,打敗他們的前鋒,挫傷他們的士氣,就可以擊潰秦軍了。”

朱序走了以後,謝石再三考慮,認為壽陽的秦軍兵力很強,沒有把握打勝,還是堅守為好。謝安的兒子謝琰勸說謝石聽朱序的話,盡快出兵。謝石、謝玄經過一番商議,就派北府兵的名將劉牢之率領精兵五千人,先對洛澗的秦軍發起突然襲擊。這支北府兵果然名不虛傳,他們像插了翅的猛虎一樣,強渡洛澗,個個勇猛非凡。守在洛澗的秦軍,不是北府兵的對手,勉強抵擋一陣,敗了下來,秦將樑成被晉軍殺了。秦兵爭先恐後渡過淮河逃走,大部分掉在水裡淹死。

洛澗大捷,大大鼓舞了晉軍的士氣。謝石、謝玄一面命令劉牢之繼續援救硤石,一面親自指揮大軍,乘勝前進,直到淝水(今淝河,在安徽壽縣南)東岸,把人馬駐紮在八公山邊,和駐紮壽陽的秦軍隔岸對峙。苻堅派出朱序勸降以後,正在洋洋得意,等待晉軍的投降,突然聽到洛澗失守,像頭上挨了一下悶棍一樣,有點沉不住氣。他要苻融陪著他到壽陽城樓上去看看對岸形勢。

苻堅在城樓上一眼望去,只見對岸晉軍一座座的營帳排列得整整齊齊,手持刀槍的晉兵來往巡邏,陣容嚴整威武。再往遠處看,對面八公山上,隱隱約約不知道有多少晉兵。其實,八公山上並沒有晉兵,不過是苻堅心虛眼花,把八公山上的草木都看作是晉兵了(文言是“草木皆兵”)。

苻堅有點害怕了,他轉過頭對苻融說:“這確實是強大的敵人啊!怎麼能說他們弱呢?”打那以後,苻堅命令秦兵嚴密防守。晉軍沒能渡過淝水,謝石、謝玄十分著急。如果拖延下去,只怕各路秦軍到齊,對晉軍不利。

謝玄派人給苻堅送去一封信,說:“你們帶了大軍深入晉國的陣地,現在卻在淝水邊擺下陣勢,按兵不動,這難道是想打仗的嗎?如果你們能把陣地稍稍往後撤一點,騰出一塊地方,讓我軍渡過淝水,雙方就在戰場上比一比輸贏。這才算有膽量呢!”

苻堅一想,要是不答應後撤,不是承認我們害怕晉軍嗎?他馬上召集秦軍將領,說:“他們要我們讓出一塊陣地,我們就撤吧。等他們正在渡河的時候,我們派騎兵衝上去,保管能把他們消滅。”謝石、謝玄得到苻堅答應後撤的回音,迅速整好人馬,準備渡河進攻。

約定渡河的時刻到來了,苻堅一聲令下,苻融就指揮秦軍後撤。他們本來想撤出一個陣地就回過頭來總攻。沒料到許多秦兵一半由於厭惡戰爭,一半由於害怕晉軍,一聽到後撤的命令,撒腿就跑,再也不想停下來了。謝玄率領八千多騎兵,趁勢飛快渡過淝水,向秦軍猛攻。

這時候,朱序在秦軍陣後叫喊起來:“秦兵敗了!秦兵敗了!”後面的兵士不知道前面的情況,只看到前面的秦軍往後奔跑,也轉過身跟著邊叫嚷,邊逃跑。苻融氣急敗壞地揮舞著劍,想壓住陣腳,但秦兵像潮水般地往後湧來,哪裡壓得住。一群亂兵衝來,把苻融的戰馬衝倒了。

苻融掙扎著想起來,晉兵已經從後面趕上來,把他一刀砍了。主將一死,秦兵更是像脫了韁繩的驚馬一樣,四處亂奔。陣後的苻堅看到情況不妙,只好騎上一匹馬拼命逃走。不料一支流箭飛來,正好射中他的肩膀。苻堅顧不得疼痛,繼續催馬狂奔,一直逃到淮北才息了口氣。

晉軍乘勝追擊,秦兵沒命的潰逃,被擠倒的、踩死的兵士,滿山遍野都是。那些逃脫的兵士,一路上聽到風聲和空中的鶴鳴聲(文言是“風聲鶴唳”,唳音同力,就是鶴鳴聲),也當作東晉追兵的喊殺聲,嚇得不敢停下來。謝石、謝玄收復了壽陽,派飛馬往建康送捷報。

這一天,謝安正跟一個客人在家裡下棋。他看完了謝石送來的捷報,不露聲色,隨手把捷報放在床上,照樣下棋。客人知道是前方送來的戰報,忍不住問謝安說:“戰事情況怎麼樣?”謝安慢吞吞的說:“孩子們到底把秦人打敗了。”

客人聽了,高興得不想再下棋,想趕快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別人,就告別走了。謝安送走客人,回到內宅去,他的興奮心情再也按捺不住,跨過門檻的時候,踉踉蹌蹌的,把腳上的木屐的齒也碰斷了。

經過這場大戰,強大的前秦大喪元氣。苻堅逃到洛陽,收拾殘兵敗將,只剩下十幾萬。但是慕容垂的兵力卻絲毫沒受到損失。不出王猛所料,鮮卑族的慕容垂和羌族的姚萇終於背叛了前秦,各自建立了新的國家──後燕和後秦,苻堅本人也被姚萇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