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 跳到主要內容
:::
共 1110 筆資料,每頁顯示 10 筆資料 變更
縮小搜尋結果範圍

.適用年級

.媒體形式

















::: 你是不是要搜尋以下結果
    
瀏覽人次:0 收藏人次:0
滯留。通「淹」。南朝宋.謝靈運〈登永綠嶂山詩〉:「踐夕奄昏曙,蔽翳皆周悉。」
精衛填海     
瀏覽人次:0 收藏人次:0
02.《鏡花緣.第九回》:「小弟向來以為銜石填海,失之過痴,……但如此難為之事,並不畏難,其志可。」 參考詞語︰精衛塞海注音︰ㄐ|ㄥ ㄨㄟˋ ㄙㄜˋ ㄏㄞˇ漢語拼音︰jīng wèi sè hǎi釋義︰即「精衛填海」。見「精衛填海」條。 01.元.楊維楨〈五湖游〉詩:「精衛塞海成甌窶,海蕩邙山漂髑髏,胡為不飲成春愁。」 參考詞語︰銜沙填海注音︰ㄒ|ㄢˊ ㄕㄚ ㄊ|ㄢˊ ㄏㄞˇ漢語拼音︰xián shā tián hǎi釋義︰指精衛銜沙石填海。見「精衛填海」條。 01.明.何景明〈贈呂子遷左給事中〉詩:「銜沙填海志,鍊石補天情。」 參考詞語︰石填大海注音︰ㄕˊ ㄊ|ㄢˊ ㄉㄚˋ ㄏㄞˇ...
    
瀏覽人次:0 收藏人次:0
1.植物名:(1) 蘭科植物的統稱。為多年生草本。葉多數叢生,細長而尖,平行脈。花莖自葉中抽出,上有一至數朵花,有紅、白、粉紅等顏色。原係野生植物,後經人工栽培,作為觀賞之用。品種繁多,有香氣特別的,如素心蘭、劍蘭等;亦有花形美麗者,如德麗亞蘭、石斛蘭等。 △蘭花、王者香 (2) 菊科蘭澤屬,多年生草本。葉卵形,對生,邊緣有鋸齒,秋末開花,全株有香氣,可供觀賞。古人所謂的蘭,多指此草。 △蘭草、澤蘭
    
瀏覽人次:0 收藏人次:0
姓。如漢代有姬
設計教學法     
瀏覽人次:0 收藏人次:0
理想的師資難求,效果不彰 參考書目黃光雄(1988),教學原理,台北:師大書苑。P165-172。陳陽(2003),教育概論(中冊)。教甄策略研究中心。P382-383。何澍、Jing-qiu Liu(2000) 。設計教學法。載於國立編譯館(主編),教育大辭書(七)。台北市:文景。P615-P616。相關教學資源(教育部數位教學資源入口網) https://isp.moe.edu.tw/resources/search_content.jsp?rno=1674944 關鍵字中文關鍵字:設計教學法英文關鍵字: proj...
賓朋滿座     
瀏覽人次:0 收藏人次:0
閣序〉),在座的人都讚不絕口。序文中說到,在假期中,許多朋友像雲般的聚集,遠道而來,席上坐滿了高貴的賓。與會的人,個個才華富盛,而自己是個無知的童子,何等的榮幸,也能參與這樣的盛會。後來「高朋滿座」被用來形容賓客眾多。成語也有人認為本於《魏書.卷七一.夏侯道遷列傳》:「國秩歲入三千餘匹,專供酒饌,不營家產。每誦孔融詩曰:『坐上客恆滿,樽中酒不空』,餘非吾事也。」錄供參考。
乾隆     
瀏覽人次:0 收藏人次:0
清高宗乾隆(1711年9月25日-1799年2月7日),姓愛新覺羅,諱弘曆,諡號:法天隆運至誠先覺體元立極敷文奮武欽明孝慈神聖純皇帝。是雍正帝第四子。生於康熙五十年(子時出生),卒於慶四年。於雍正十三年即位,乾隆六十年(1795年),因繼位之時有在位時間不越祖父康熙帝之誓言,故而禪位於子顒琰,即為年號慶的清仁宗。此時的乾隆雖為太上皇,但依然「訓政」,在宮內仍然沿用乾隆年號,為實際上的最高統治者,直至
吳藻     
瀏覽人次:0 收藏人次:0
在老師的鼓勵下,自丈夫去世之後,吳藻告別了以往的生活,決定一心學佛參禪。 從此,才三十餘歲的吳藻移居興南湖,築“香南雪北廬”,與古城野水為伴,歸於那種青燈古佛的境界。 作品吳藻將自己平生創作的詞作一一整理出來,編成了兩本集子,一是《花簾詞》,收集的是三十歲以前的詞作;一是《香南雪北詞》,在道光二十四年刊成,匯入了她三十歲以後的作品。 評價胡云翼《中國詞史略》論述清詞提及的女性詞人惟吳藻一人,“詞譽遍大江南北,為清代女詞家中第一人。謝秋萍認為清代的詞,無論浙派與常州派,都是以模擬、雕琢、刻畫為能事。
    
瀏覽人次:0 收藏人次:0
黑黍,可以釀酒。《爾雅.釋草》:「秬,黑黍。」《詩經.大雅.生民》:「誕降種,維秬維秠。」唐.柳宗元〈武功縣丞廳壁記〉:「其植物豐暢茂遂,有秬秠藿菽之宜。」
山水     
瀏覽人次:0 收藏人次:0
山與水。《墨子.明鬼下》:「古之今之為鬼,非他也。有天鬼,亦有山水鬼神者,亦有人死而為鬼者。」自然界的景色。《南史.卷一九.謝靈運傳》:「出為永太守。郡有名山水,靈運素所愛好。出守既不得志,遂肆意遊遨,遍歷諸縣。」山中的水。《南齊書.卷五四.高逸傳》:南齊.徐伯珍.傳:「山水暴出,漂溺宅舍,村鄰皆奔走。」山水畫的簡稱。參見「山水畫」條。唐.杜甫〈存歿口號〉詩二首之二:「鄭公粉繪隨長夜,曹霸丹青已白頭,天下何曾有山水,人間不解重驊騮。」